玲珑骰子安红豆。

 

若食无心果

中秋节前夜寝室围在一起看釜山行,吓得对床睡不着觉,非得在床上往中间靠。她们说短时间都不想坐火车坐高铁之类的,😒我看了他们一眼,问,你们让我明天怎么办😂不上车吗!
熬到一两点才睡,次日又起来回家。
小雨,新生们还在操场军训。打着伞下山,流程一样的上地铁,等动车。
我曾收过无数个徒弟,大部分都是二少,也许始终是带了点什么人的影子。
中秋节零点左右,一个长久失联的徒弟发来了一句中秋快乐,我回了句,然后在第二天等动车的时候看到了他的回复。
大我一届,他在准备考研,每天忙的昏天黑地,吃饭的时候才有空和我说几句。他说师傅啊,你以后要是有什么考研的问题,可以问我。
我说好,到时候一定来打扰你。
我从来都不算是个称职的师傅并且水的一逼,这个是难得的他毕业了还联系的,虽然他本来就有个道长大号。
记得他以前跟我说,他说师傅你转到浩气来吧,这样以后也不是未知地图啊。我说我不习惯浩气跑商的路巴拉巴拉一大串,他说我都教你我带着你跑,虽然最后我也没去就是。
回家,总是一如往常的在床上瘫成一团,无心学习。有时候觉得应该少回去,但是走的时候,看着我爸隔着玻璃和我招手,心里还是会难过。
但是,日子还是要继续,还差好多,却已经快没时间了。

September
17
2016
 
评论
热度(1)
© 青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