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骰子安红豆。

 

只有我不在的街道x動畫結局延伸

结局满分√

無限大の橋奇:

*動畫結局捏有,慎
*八代學x藤沼悟,CP
*乾動畫結局比漫畫結局有前途多啦!!! 好想吃肉喔喔喔TTT


====================






涉嫌殺人未遂的西園學最終以保釋的形式輕易離開了警局。


雖然本人並未否認殺人的心,然而無論是他或者被害者藤沼悟,都無法提出當時跌落頂樓是殺人未遂的證言,儘管最初可能是存在這個計畫與念頭,然而結果卻並非如此。


因為根本就是藤沼悟自己跳下去的。


否則也無法解釋底下正好有人準備了跳床接住他的事。


當然他也可以解釋說早就猜到對方想殺害自己所以才將計就計,但事實上是,西園學實際上並沒有動手,甚至還一度出手拉住了差點掉下頂樓的藤沼悟,當時所有的在場者都可以證明這點。


除了手機通話錄到了並未成功施行的點滴袋裡混入了禁藥以外,這請君入甕的計畫漏洞百出,沒人能明白他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


或許只是想讓八代老師親口承認以證明當初的罪行吧?然而即便承認了,也已經過了追溯期。如八代學所言,他們無法起訴他,頂多只能讓他的議員生涯就此終結而已。


對於這樣的結果,老實說西園學真的覺得無關痛癢。


在藤沼悟已經清醒的現在,工作與權利對他而言已變得無關緊要,甚至因為他得體圓滑的態度,不少人認為他是被冤枉的,被曾經的學生這樣質疑與不信任,身為教師的他肯定很傷心。


當然西園學有為藤沼悟辯解,但沒人相信,他自然也不會刻意再多說些什麼。


沒了工作之後,他謀劃得來的婚姻也沒了,西園學再度成了八代學,並且義無反顧的成了藤沼悟的忠實粉絲。他搬到了對方住家附近,每天照三餐問候,甚至一度應徵對方的漫畫助理(雖然沒錄取),幾年下來,幾個經常出入藤沼家的人沒一個不認識他,不是驚歎藤沼居然能讓曾經的議員如此追隨,就是眼神怪異的避而不談……沒人清楚藤沼悟之於八代學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在其他人眼中或許接近於追求者,但藤沼悟本人清楚,那只是他扭曲的獨占慾罷了。


在他阻止了八代學誘拐孩童、而且後者也因為他的存在對於殺人不再感興趣的現在後,藤沼悟也沒了送他入監獄的理由。他想說他是個危險份子,但對方實際上什麼都沒做,哪怕兩人心裡都清楚哪天八代學再度動手殺人都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他也無法將他繩之以法。


「被你這樣防備,我打從心裡感到愉快又有些受傷。」八代學帶著開心與委屈並存的神情這麼對他說。「畢竟我什麼都沒做,不是嗎?」


藤沼悟無法反駁。


因為他原本會做的事,已經被自己阻止了。


他說不上此時自己是什麼心情,是該慶幸自己阻止了對方呢、或者是該遺憾對方沒再度犯罪導致自已無法徹底終結這個殺人犯?


話又說回來,此時的八代的確什麼都沒做,加代和廣美都沒死,媽媽也依然存在著,他再也無法以對方殺死了這些人而指責他……如果依然拿這些已經不存在的罪行壓在八代學頭上,是不是反而顯得自己無理取鬧?


「啊……不過呢,最近我倒是有個目標。」或許是看出了他的苦惱,八代學好心的這麼告訴他。對上對方瞬間變得緊繃銳利的視線,他感覺到興奮與愉悅充實了身體。他著迷的看著藤沼悟已經成熟、神情卻依然略顯稚嫩的臉龐。「悟,你也很清楚自己對我而言是多麼特別的存在。」


藤沼悟皺著眉,如同情人間的甜言蜜語對他而言並未帶來任何旖旎之感,因為他知道對方只是在闡述一件事實。他對自己並非是單純的愛或在意,而是生存的意義而已。


「所以我不允許任何會成為你希望或填補空洞的人存在。」八代勾起嘴角,語氣平和的說著。「如果有的話,我會親手除掉。」


扭曲的獨占慾。


藤沼悟瞪著他,冷汗滴落,但最終什麼話都沒說就轉移了視線。


之後他漸漸地疏遠了最近明顯多了許多交集的片桐愛黎,態度轉變明顯得連助手都感受得到,連母親都難掩失望,她還以為這次終於有機會看到兒子開花結果了。


對這樣的變化,當事人藤沼悟反而是最平靜的人,沒有太多想像中的委屈與無奈。他的確是對愛黎很有好感,所以也因此不會拿對方的生命開玩笑,儘管他清楚這是親手將自己可能的幸福斷送。但如果自己不對任何人敞開心扉就能夠滿足八代學、使他不再產生做出什麼殘酷事情的念頭的話,那麼就這樣吧,他認命的想,其實也沒什麼要緊的。


對於那名曾經的小學老師,他覺得自己像是被條無形的鎖鏈給綑綁著,然而那條鎖鏈卻又給了他足夠的自由,只要他不想著逃離,那麼所有的一切將會順利的進行下去。


藤沼悟並不想為了自己而跟對方兩敗俱傷、或者冒上引發其他悲劇的可能性來賭博,於是他一直到了三十五歲都還是處男,身邊乾淨得找不到什麼異性蹤影,被人看成是同性戀似乎也成了理所當然的事了。


 


「今天被助手問了,八代老師什麼時候要來求婚的事。」


藤沼悟用沾水筆描著線稿,狀似不經意的隨口道。坐在對面為他磨墨的八代學在怔了兩秒後,忍不住笑出聲,繼而哈哈大笑。


藤沼悟無語的瞪著他,有點無奈的說:「老師都無所謂的嗎?」


說真的他搞不懂他們兩人怎麼會變成現在這種讓人匪夷所思的關係的,這已經不是一句微妙就能帶過去的了。


因為他必須不讓八代學在自己看不到的時候去做見不得人的事而無時不刻盯著他,八代學也只要能夠看著他便沒了去做見不得人的事的心思,於是兩人自然而然的經常性一起行動。只是雖然說得出理由,但藤沼悟還是經常有種難以理解的感覺。


「我無所謂啊。」八代學倒是答得乾脆。「不管其他人怎麼想,或者你怎麼想,都無所謂。」


意思是只有他自己怎麼想而已。


然而實際上他或許什麼也沒想,就只是要自己成為他手掌心裡的小白鼠而已。


藤沼悟抿了抿嘴,有點惱怒,但這點惱怒隨即就被現實所撲滅了。


他該滿足了。


如今的狀況,已經是自己所知道的最好的情況了。


只有自己與八代學綁在一起,其他人才能平安無事。但這並不代表他放棄了自己,而是他找不到非要掙脫這道枷鎖的理由罷了。


「或者你想要和我結婚也無所謂。」八代學接著說道,同時看見藤沼悟滿臉愕然,描線的手歪了好長一條黑線。藤沼悟低呼一聲,手忙腳亂的修補他的原稿,而八代學只是饒有興味的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之前就說過了吧?我對你的追求,或許相當接近於所謂的愛情,其中的差別微小到可以忽略不計……所以就算你想當作我是因為愛而提議和你結婚的也可以。」


藤沼悟在沉默了幾秒後,神情陰沉的低聲道:「我可不想做這種自欺欺人的事。」


更何況,他幹麻要跟他結婚?


「可是你還年輕,總有身體上的需要吧?」八代學有些疑惑的說,「你都是自己解決嗎?或者是找一夜情?如果是那種的我不在意喔,只是解決生理問題的話。」


「我才不會做那種事!」藤沼悟惱怒的拍桌,動作粗魯的收拾著散佈在桌上的原稿,並開口送客:「夠了!老師還是回去吧!」


然而八代學彷彿沒注意到他不客氣的態度,只是用更加疑惑的目光望著他,「都沒做過?就算是睡掉了整整十五年的青少年時期,醒來後該有的需求應該還是有才對吧……悟,你媽媽沒跟你討論過這類的問題嗎?」果然單親家庭還是有這種不方便呢。


「老師!」藤沼悟滿臉通紅的瞪著他,他以為這是誰的錯啊!


「三十五歲的身體、二十歲的心智嗎……還是個處於青春期的孩子呢。」喃喃自語了一陣,八代學突然笑了,他撐著膝蓋站了起身,凝視著眼前的男人,眼神專注又寵溺:「過來,悟。」


藤沼悟只是戒備的瞪著他。


八代學沒理會他的那些反應,對方不過來,他就自己走過去,在藤沼悟幾乎可以說是毫無意義的掙扎下,他將他按在了牆邊。深深望入那雙清澈得不含雜質的雙眼,八代學的眼神逐漸變得狂熱,像是要吞噬掉他似的,藤沼悟頓時動彈不得。


他掙脫不了這個男人,或者說,也沒真正想過要掙脫。


八代老師在他心中的印象總是高大又可靠,這點哪怕現在的自己已經長大成熟,也依然無法改變。他總是站在自己身前,對自己說著當時的他最想聽的話,將他無法向他人訴說的空洞給填滿……這樣的男人,卻是造成他內心更大空洞、刻骨銘心到再也無法靠其他任何事物填滿的人。他巨大的身體保護著他,卻也壓垮了他,聽著對方低喃著自己的名字,藤沼悟在熾熱中視線模糊。


使用「再上映」改變未來的同時,他就已經將自己做為代價獻給了這個男人。他與男人親吻,在他熟練的挑逗下逐漸喘息哭泣。這不是他心中的英雄形象,但他卻無法為了成為自己所期望的英雄而毀滅這個曾經邪惡的存在。


「嗚……老師……不……」


「乖喔,悟……看著我就好了,想著我就好了……你是我的,只要記得這件事,我就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


這到底是等價交換呢?或者就是所謂的愛情呢?


聽著耳邊那些彷彿情人間的低喃,藤沼悟在混沌中伸手抱住了對方的脖子。


他無法認為自己愛著他,卻無法否認對方是填補自己內心空洞的拼圖,所以他無法將他消除在自己的世界,這點對八代學來說也是一樣的。


所以,就這樣吧。


他模模糊糊的想著,凝視著身上男人略顯瘋狂的滿足神情,那個建構與支撐了他的世界的男人。


或許,這對他們而言就是最好的結局了。


 


 


 


END-



May
09
2016
 
评论
热度(212)
© 青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