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骰子安红豆。

 

還算是不錯的一天,大概。

和momo久違的打了個電話,發現也許只要不說話,只是單單的文字,有時候也會冷冰冰。

晚上十點。說是餓了

三個傻逼撐著傘,抵著狂風暴雨跑出去,就為了買點吃的。久違的買了個泡麵,就著水等著的時候想起來,我曾經為了個煞筆不吃泡麵,然而那份矯情他也並看不到。

出去的路上風很大,頭髮吹的亂的覺得自己是鬼。L一腳踩進深水炸彈,一褲子泥。但還是笑著,說著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翻了繼續把它翻回來。

早上起床的時候L和G吵了一架。我想我再也不是那個會跑去瞎摻和,說一句什麼「你們別吵啦都消消氣」的人了。電話裡給momo說這個,她說,嗯又成長了不少。

不過到底是怎樣的成長?未置可否。至少不再對誰,都那樣掏心掏肺,把自己的真心白銀拿來別人當玻璃踩。不值價,不划算,雖然也不是事事都會去用天平秤。

現在會去思考的事情,覺得變得單純了很多。

有時候覺得G是個又可憐又可恨的人,情商太低,但也不是真心想使壞心眼。但是一邊找男朋友去了就丟你一邊,男朋友不在就又來找你,長此以往,寢室誰都受不了。畢竟人是群居動物。

鄰座怪同學裡說,「寂寞是因為有對方才存在的」。想來也確實如此,如果一生下來,就是一個人,那麼也不會體會到寂寞的感情。

今天momo講了一個認識的妹子基三的故事。覺得有些久違了,然後A了這麼久也沒什麼興趣,大抵說白了都是千篇一律的風花雪月,只是當局者都迷的不行,雖然當時我也是。但是終歸,不是一條特別明智的路。

啊運動會也這樣結束了,不過都是閒著。

夜深了。


April
16
2016
 
评论
热度(6)
© 青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