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骰子安红豆。

 

叮铃叮铃

久违的和咩咩师傅聊了天。 其实是因为最近总是莫名其妙的怀念以前玩剑三的时候,翻出来以前的lofter,总是会有一种,“啊,原来我当时还这样过”的感觉。

看着自己以前的文字才会想起来,他陪着我做任务和jjc的事情。又好像是想起了蠢蛋,结果打开QQ和微信去翻的时候,不知不觉间已经被我默默删掉了好友。 不过大概这样也好吧。 蠢蛋也好,阿蠢也好,都已经是深深深深的过去式了。

很长一段时间不用空间于是直接锁了,久违的重新设置权限然后拍了个图,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的看到咩咩师傅来点赞。在评论里回了他一句然后看到他确定的回复之后跑去小窗他,啊...毕竟人家要是不记得了这得多尴尬。

其实已经不太记得起他以前是个什么样子,但是感觉上是没变的。絮絮叨叨讲了很多以前的事情..我习惯性的健忘,怕是如果没有记录的习惯,我真的想不起很多事,而他居然每件事都记得,从他是最开始收的我秀萝号,到我的名字,读的大学,以前讲过的事,游戏里的事,还有我给他寄的秒五的那本书。末了他补充道,“我后来去把秒速五厘米的动画也看了”。

对于这神一般的记忆力,我只能说佩服佩服。

我还在细细碎碎的算着我a了几年了。他暗暗道,四年了。

咦,时间过得真快。

我问他,你还在玩吗? 他说看着100级升级太累,不玩了。

话语间我跟他说,我a了那么久以后,我才发现,原来当初我们在映雪湖看风景的时候,你背的是夜话。而且道长那么好看,我当初怎么没有好好欣赏。

他对我表示了深深的鄙视,接着说,当时你眼里只有黄鸡。

.......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然后补充道,现在才知道羊屁股好看了?

我:嘤嘤嘤。

后来又闲聊了半天,有一种心里的石头落下的感觉。 他给我看他新养的柴犬,他说是个男孩子,叫山崎。 名字的来历,因为当时手边正好放着一瓶写着山崎的酒。

其实言谈之中,还是觉得,脱离游戏这个载体,虽然似乎谈什么都不会尴尬,但是能够像是我和崽那种谈话的人果然还是很少吧。又或者是时间真的太久,总归是带着淡淡的疏离,至少我单方面这么感觉。

我跟他说,一直不敢来随便戳你,怕你说你谁啊,那多尴尬。

不过咩咩师傅说,我是他第一个徒弟,印象深刻,不会忘的。

就淡淡的突然安心了。

最后这场谈话以他要去溜山崎结束。

其实以后还是不会有什么特别多交集的。

毕竟开始于游戏时间又过了那么久,有些事情真的就无话可讲。

不过还能够这样淡淡的谈论就很好了吧。

momo也久违的来我这边。

总感觉似乎过了很久了。

前几天的那个十点多的晚上,擦的突然停电,大城市的一个片区突然黑下来,最亮的是阳台外面映过来的光,当时一瞬间恍惚,这究竟是下午还是半夜?

很久之前刚出来住的时候买了熏香蜡烛,那天突发奇想点了整整十一只,正好是我出生的日子。

看着黑夜中明晃晃的摇曳烛光,感觉整个人都跟个恍惚了。

跑到我们三个人的群里卖了个萌。

“嘤嘤嘤停电了。”

我爸一脸淡定的发了个摸摸头的表情,然后说他要去睡了,让我也早点睡。

?????ᓖ( •́︿•̀ )ᓙ

然后那夜我便又熬到很晚hhhh

噗。

October
28
2018
 
评论
© 青芒 | Powered by LOFTER